服务热线:0831-5358888 15283161789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抗战胜利阅兵当天

  • 日期:2015-09-04 11:58:08
  • 分类:行业资讯
  • 浏览:

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国防部官员周三(9月2日)称,5艘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舰艇在白令海峡的阿拉斯加海岸出现,这 是美国军队首次在该海域发现这种情况。美国国防部称他们近期一直在追踪该舰队,这支舰队有3艘战斗舰艇,1艘补给船和1艘两栖登陆舰,此前一直向阿留申群 岛前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次出现在阿拉斯加的中国舰队此前参与了中俄海军联合演习

1名国防部官员提及中国海军舰艇时表示,中国海军一直在国际海域行动,而“这是阿留申群岛周边第一次出现在这一情况。我不认为我们需要把他们的行为标定为威胁。”

美国媒体称,中国驻华盛顿使馆的发言人暂时无法联络,没法获得中国方面的评论。

中国官方一直在对美方提出抗议,抗议美军飞机在南沙群岛上空飞行,干涉本国事务。此次中国海军舰艇是如此地靠近美国海岸,这是中国海军急速成长的最新一次展示——从本国近海到海外,来保护中国在世界各地日益增长的利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媒体称这是中国海军首次采取如此行动,而美国国防部称这不是威胁

美国官员对中国海军的行动迷惑不解,因为目前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在访问阿拉斯加和极地区域,奥巴马此次行程维持3天,目的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

美媒报道称,此次中国海军行动的第二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而美国及其盟友则担心此次行动会成为中国炫耀其新军事力量和野心的秀场。

而习近平将在本月晚些时候访问美国,而因为中国军队的行动,网络攻击和南海的岛屿建设,美国认为中国在制造紧张局势。

白令海峡出现5艘中国军舰 白宫称“无威胁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据英国BBC报道,美国白宫发言人表示,美军没有发现在白令海峡出现的中国海军舰只有任何威胁性的活动。

美国五角大楼的一名发言人乌尔班确认了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说,5艘中国海军的舰只出现在阿拉斯加外的白令海峡中的国际公海上。

乌尔班说:“我们尊重所有国家的军舰根据国际法在国际公海上的航行自由。”

这5艘中国军舰是在参加了一次中俄海军演习后出现在这里的。

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在阿拉斯加北部的北极圈附近地区视察,同当地官员讨论气候变化的问题。

美军匿名官员说,据信这是中国海军首次在白令海峡航行,5艘舰艇包括3艘水面战舰,1艘两栖攻击舰和1艘补给舰。

美国官员表示,美军近日一直在关注着中国军舰的行踪,“尚不清楚其动机”。美方官员说,这些军舰在国际海域航行,美方没有把它们视为威胁。

白令海是指太平洋北部被阿拉斯加半岛、阿留申群岛、堪察加半岛、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围成的一片水域,北端通过白令海峡与北冰洋相连。

中国在2013年成为“北极理事会”观察员,对北极圈的能源资源展现出极大兴趣。北极理事会的成员国包括加拿大、丹麦、芬兰、冰岛、挪威、俄罗斯、瑞典及美国。(屠丽美)

追踪中国潜艇:一位美国海军的南海亲历记

1999年夏天,我还是华盛顿州惠德贝岛海军航空站的一名后备役人员。我们当时在西太平洋执行每年例行的巡航任务,分队驻扎在日本三泽市和冲绳的嘉手纳空军基地。我们和其他VP-69“战斗图腾”的机组人员轮流值班,一连几天都处于戒备状态。

这 意味着我们得待在洛克希德公司生产的P-3C“猎户座”反潜巡逻机上,检查计算机、雷达等飞机设备的状况,为即将到来的飞行做准备,随后就是24小时一直 待在宿舍里,睡大觉、看电视、洗衣服、吃比萨,做各种看似无关工作的事情,所有这一切当然都是打着维护军人荣誉和保卫国家的旗号。

一 天早晨,天还没有亮,离警戒飞机机组人员换班还差几个小时,有人敲响我的门,喊道:“快起床,我们接到呼叫了。”我和几个睡得迷迷糊糊的“战斗1号机组” 成员一道探出头来,想看看是谁一大早扰了我们的美梦,但人已经走远。我迅速穿上衣服,系好鞋带,抓起包和其他人员一起匆忙下楼,上了接送机组人员的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海军P3C“猎户座”反潜巡逻机

按照标准程序规定,我们必需在接到呼叫1小时内升空。我们驾驶着P-3C UDIII“猎户座”反潜巡逻机在第5R号跑道上滑行升空,机上共有12名机组人员,外加一名战术支援中心的海军上校。我们此行的任务是奉命搜寻和跟踪一艘探测到的中国潜艇。

浓雾下的追踪

经 过4小时的飞行,我们到达了南中国海上空,接替一架P-3继续执行任务。此前,这架P-3已断断续续与那艘中国潜艇有过接触,但在我们到达之前又丢失了目 标。他们在离开前放出了最后几个声纳浮标,我们再利用它们探测到的声波来识别水下目标。不久,我们的传感器操作员又探测到了潜艇的踪迹,它很快出现在雷达 显示屏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正在执行反潜任务的P-3反潜机

我 们兴奋地向战术支援中心进行了初步报告,随即急转弯,高速前冲,并快速发射浮标。待完全锁定潜艇后,我们再次向战术支援中心做了详细的汇报。接下来,我们 开始了沉闷乏味的反潜战行动:整小时整小时地盘旋,放置浮标,观测浮线。在这个纬度区域,空气闷热,我脱下了飞行服,将它缠在腰上,随后又将救生服穿在被 汗浸透了的T恤外面。透过右弦向后部机舱窗口望去,下面是200英尺厚的浓雾。

作为一名军械师,我的任务是在发 射声纳浮标时(它们从机舱底板的三个增压声纳浮标槽中发射出去),为战术协调员提供配有冲力弹药筒的声纳浮标,并将其设置到适当的深度;为他提供无线电频 道,并告诉他这些装备的使用寿命。我们已经追踪到了那艘潜艇,并确定了它的类型,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保持追踪状态,直到换班。

我们处在200英尺的高空,这是正常的反潜飞行高度。这时,对讲系统突然传来声音:“飞行小组请注意,它可能要浮出水面。”我们的雷达操作员杰兹可能通过潜望镜确认了这条消息。很快,上浮潜艇离我们只有1英里远。尽管隔着厚厚的浓雾什么也看不清,但它就在我们的前方。

“煤 灰,带上相机上去。”大多数海军航空兵都有一个绰号,通常在战斗状态下实施战术飞行时才使用。不像在电影中看到的那样,多数绰号都不太好听,也没有什么英 雄气魄。在我早期海军生涯中,我的绰号就是“煤灰”。当时我的另一个职责是用一架Agiflite 70-mm的相机拍照,之前我已经给相机装上了新胶卷和电池。

在往飞行舱挪动的时候,我递给飞行技师兹姆一架 “超-8”摄像机,以便在雾散的时候录下一些影像。我在飞行员身后的光学玻璃照相窗口处坐下来。一起来的那位海军上校在驾驶飞机,我不认识他,但对他的驾 驶能力丝毫没有怀疑。在200英尺高空的浓雾中执行追踪中国潜艇的真实战术任务,并且飞机的一个发动机还处于关闭状态,这样的场合的确不适合打招呼

杰兹不断报告距离与方向信息,指挥飞机跟踪潜艇。捕捉到上浮至水面的潜艇对我们中队来说将是极大的激励,那样的话我们在闷热的、没有空调和食物的飞机上连续工作也算值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P3C反潜机上的声纳监听员

近距离拍照

我 们的飞机第一次从那艘潜艇上空经过时,证实了大家心中的猜测:整个潜艇笼罩在雾里,我们怎么也看不到它。等到第二次飞临其上空时,我们将镜头推近潜艇所在 位置,杰兹大喊:“看!看!”我们很紧张地往雾里看,但还是什么也没看到。根据规定,我们的飞行高度不能低于200英尺,因为万一出事,每一秒都将关乎生 死。届时我们根本没时间进行水上迫降,也没时间系上安全带,飞机将会连翻几个筋斗冲向海里,而且我听说这片海域还有成群的鲨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网友设想的潜艇投放浮标对抗反潜方案

再一次飞临潜艇上空时,机长将飞机下降到了200英尺以下,我们都感到非常不安。我看到雷达测高器显示我们下降到了190英尺高度,此时高度警报器开始蜂鸣,遮光板上的高度计警告灯也开始闪烁,红光十分刺眼。飞机竟然停留在190英尺的高度,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我们在潜艇的正上方,快!快!”杰兹喊道。我们轻推操纵杆,飞机又升到了200英尺高度,这时每个人才长出了一口气。这时,上校将“猎户座”侧立,右翼朝下快速转弯,准备再次飞临潜艇上方。到了潜艇的上方后,他又将飞机高度降到了190英尺。

接 着飞机又一次转身,这次更是降到了180英尺高度,一时间警报器大作,红灯闪烁,而我们的心跳也跟着加速。上校看了一眼飞行工程师,冲着断路器控制面板点 点头,然后咕哝了一下。我和工程师对视了几秒,从他眼中我能看出形势的紧迫。他伸手拉下了雷达高度计告警断路器,警报声停止红灯也熄灭了,而任何人都知道 这些警告装置的重要性。

一阵阵尖叫的同时,我突然看见了一个翻滚的尾浪。“看到了!”我大喊,同时抬起照相机。 在我按下快门的同时,那艘潜艇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在170英尺的高度,我几乎能看到潜艇了望塔中三个解放军海军人员眼睛的颜色,他们正抬头看我。随着镜头 的拉近,我还能看到船尾白色的航行灯,以及潜艇周围翻起的泡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世纪80年代一架美国海军P3C正在监视刚浮出水面的苏联潜艇

“煤灰,拍到了没有?”“拍到了!” 我兴奋地大声喊道。Agiflite照相需要冲胶卷,而摄像机却是马上可以播放。我们在机舱里到处传看着那几秒的镜头。我们爬升到了巡航高度,继续用雷达与浮标跟踪潜艇,直到向冲绳方向返航。

兴奋之余,飞机上的每个人都被饥饿折磨着,从前一天晚上到现在,将近24个小时,我们什么都没有吃。我不是那种能好几顿都不吃饭的人,咖啡早就喝完了,连最后一包不新鲜的玉米片也早就和大家分吃了。我们筋疲力尽,浑身汗臭,都快饿晕了。

惊魂一瞬:战斗机来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1年4月,在同一片区域发生了中美撞机事件,图为撞机事件中的美国海军EP3侦察机

我 正在椅子上打磕睡,突然有人敲打我的大腿。“嗨,兄弟,我们遭到了拦截!”啪!我赶紧戴上了耳机,朝黑暗中望去,看到在离我们右翼1英里开外一架战斗机闪 光的频闪器。我们的中国朋友急忙召来了拦截机,他们追踪我们而来。窗户外几英尺地方的两架战斗机实际上是两架日本的“幻影”F-4,它们是来帮我们应对危 险的,只是我们还没有搞清楚情况。

它们护送我们朝友方空域飞去,但是在担心中国的导弹可能打过来的那几分钟里,空气十分紧张。正是在这同一片区域,不到两年后,一架中国的F-8 “长须鲸”战斗机和一架美国的EP-3“白羊座”II型相撞——正是我们所驾驶飞机的电子侦察机型。

当 我们最后降落在嘉手纳时,距离我们被叫醒的时间正好过了将近23个小时。值班司机正在车上等候,准备把我们送回住处。当我们爬上来的时候,她皱了皱鼻子, 然后调侃地说道:“哟,你们身上闻着像是有一群公山羊的味道。”我们朝基地的另一头开去,大家都不说话,只有空气中散发着臭味。尽管没人提醒,司机还是拿 出了“大力水手”炸鸡块。我们围坐在一起,默不作声地吃着鸡块。

后来,在冲绳的一家酒吧,我们决定买下一块传统的飞行饰品。它大概圆形的样子,上面有一个形状奇怪的1字(我们机组的编号)和中国潜艇的一个轮廓。虽然做工非常粗糙,甚至都快散架了,但它仍成了我珍贵的纪念。